地鐵9號線 打浦橋站 活動演出 特色景點 頭條

【上海|藝術】任微音畫館(已封館)

幫主大衛
本文作者: 幫主大衛

2019年更新,本畫館已遷移至紐約,但是這段背後的故事而值得您細讀品味!

發掘上海的美好似乎變成我心裡潛在的一種責任與義務,對於一個旅居在上海的異鄉人來說,這樣的感覺蠻奇特的。像是一個『街道長』每逢有空的時候就出門找尋屬於上海的故事與變化;讚嘆這個城市的高速變化、感慨許多歷史的消逝。。。

這天我又來到了『田子坊』。

對於這個創意區塊,我其實有頗深的感慨,幾天前發表的『十年前的美好』在台灣的旺報刊出,新華網等媒體也轉載,這篇文章述說了我對於商業與藝術、文化之間平衡點消逝的自我反思,其中也點名了田子坊。這一天,在田子坊的主幹道,畫家陳逸飛、攝影家爾冬強藝術中心的對面,我意外的發現了一個新的畫館『任微音畫館』,他吸引了我的注意。

這是我不熟悉的藝術家,看完展出的作品我很感動,再見到展館對於作家的簡述更是震撼了我,於是我特別詢問工作人員得知:這個畫館是任微音先生的女兒,為了讓父親美好的藝術作品能夠讓更多人欣賞,特別成立的。這背後想必有許許多多的故事;屬於上海的故事。

回到家,我急切的電郵聯繫,終於收獲了訪問這一位往返於美國紐約與上海之間的任小姐的機會,利用她短暫返滬的時間抽空接受我的訪問。我將背後的故事放在最後面,先介紹一下展館與部分畫作,希望你能將那些故事也讀完,而不僅是浮面的當成一個『景點』來看待。


畫館的位置在主幹道上,因此顯得很突出。一座任微音先生的銅製塑像醒目的吸引了往來遊客的目光,也吸引了我的目光,這裡原來該是賣東南亞特色創意商品的店鋪吧?變成了畫館?在田子坊這個寸土寸金的店面位置做藝術類的畫館,我勢必要進去看看。

(照片取材自網路)
最令我意外的是整個展館是紅色系的,用鮮明暖色系來包裹畫作,這樣的組合頗為奇特。接著我在各畫前駐足參觀,這是油畫形式的作品,但令人驚艷的是畫風充滿著西方『印象主義』的筆觸,似乎極少在中國的畫壇上出現過這樣行筆的畫家。作品內容有靜物、風景、花草等等,站在畫前細閱作品有兩種感動浮現心裡:其一,這畫裡有上海!以寫生的方式擷取那個年代上海的場景入畫,我無法形容那種感覺,只要你是熟悉上海的人,你就能感受的到畫裡的世界就是上海。其二,任先生的畫印象中透著生命力,彷彿在述說一段流動的故事,這樣形容好像有點抽象,你得來親自感受看看。

今天因為是意外來到這裡沒有帶著單眼相機,只能網上找一些作品分享:

鮮明的印象派畫風,其中卻透露著些許國畫的筆觸。右邊這幅老上海應該一眼就能看出這是上海美術館(【上海|景點】昔日跑馬總會,今日”上海市歷史博物館”。)。。。


關於這個畫館我先介紹到這裡,在其後的採訪過程中,我得到了更多關於任徽音的故事與創作的特性,寫在後面喔。

關於任微音

任微音(1918-1994)是二十世紀被長期忽視的最重要中國畫家之一,”藝術史核心內容中的一顆遺珠”。
原籍雲南昆明的任先生其家族在雲南曾經是相當風光的望族,因緣際會從小就跟著父親、繼母來到上海,就讀新華藝專期間受教於著名繪畫大師潘天壽、朱樂之、黃賓虹等人,有著深厚的繪畫功底。

除了繪畫,任微音先生的文筆也非常的好,早在1956年就出版『美麗的西湖』一書,文字優美洗煉。


(說來任先生也曾跟我一樣是位旅遊作家呢!)
如同電影般不可思議的人生遭遇

藉由與任小姐的訪談得知任徽音先生的故事,真是高潮起伏,劇情張力十足,絕對可以變成戲劇來呈現!雖然任徽音因為家族早期興旺,過著相當優渥的生活,然而適逢中國戰亂的年代,任徽音經歷了從高谷跌落谷底的際遇:

來到上海的任徽音在1937年到江西南昌參加勞動服務,後來在湖南參軍,這段期間他負責軍部的軍報,採訪過李宗仁、白崇禧等等將領,還親歷了崑崙關大戰、湖北戰役。回到昆明期間,先後在大後方的昆華師範、滬西中學教過書。接著來到重慶在西南美專、國立藝專兼職教學,還認識了張大千、吳一峰、徐悲鴻、史東山等等人士。直到抗戰勝利,任徽音遊歷中國進行寫生創作。

49年後,回到上海的任徽音在淮海路常熟路口,原來美美百貨的樓上開辦了『東方畫室』,以一己之力推廣美術教育,只不過高調的他,不僅僅教畫而已,晚上還辦舞會!在那個年代這麼高調的行為相當引人側目。後來任徽音遭遇到下放的命運,全家(他與妻子、兩個女兒一個兒子)被遣送到甘肅勞改農場,過了九個月幾乎送命的生活,最終在妻子向四川老鄉求助下,從甘肅逃回到上海。

回到上海的任徽音,千金散盡只能一家五口窩居在僅有七平米大的陋室中,過著困苦的生活。最終他獲得了替人修鞋的工作,而且地點就在淮海大下樓下(原美美百貨),在從甘肅回到上海後二年後,他才開始重拾畫筆,為了省錢常常徒步走到寫生作畫的地方,用的紙張也往往是些包裝紙,利用包裝紙原來的底色,可以節省許多的顏料。而他的創作也開創出了個人風格的『薄彩油畫』。

雖然任徽音的作品充滿開創性,筆觸與大膽的風格也受到許多人的認可,可惜的是在中國畫壇中,他的名字卻低調無聲的令人感到惋惜。

註:2005年任徽音的作品曾在台北展出。

一個女兒的心願

任徽音的作品沒有太多機會被世人欣賞相當的可惜,於是在藝文界一些朋友的鼓勵下,幾年前在田子坊舉辦過一次展出,當展期結束畫作拿下的時候,任女士心中充滿不捨與難過,他覺得父親的畫就該永遠放在牆上供人欣賞。這個念頭促成了他積極的在田子坊找尋適合的場地。有著與父親一樣任性的個性加上執著,他真的用很快的速度把畫館成立起來。

就為了讓人欣賞藝術,這個畫館不收門票、不售畫,任小姐自己努力的經商來維繫這座畫館營運所需資金。很多朋友都笑他傻,但是也就是這股傻勁,讓我看到了光芒。

田子坊,過去以創意文創起家,現如今卻充滿著熱鬧的商業氛圍,這座畫館的出現振奮了我,也因此不論如何都希望能夠介紹它。

如果您有機會來到田子坊,歡迎您來參觀。但是,請以欣賞的心態來品味,畫館並不是景點,並不希望嘈雜的熱鬧。靜靜的佇立在每一幅畫前感受那流動的線條與色彩、它述說的故事,這會沈澱你的心靈,豐富你的視覺。

【位置與相關資訊】

【DATA】
地址:泰康路210弄3號 田子坊
門票: 免費
最近地鐵站:最近地鐵站:九號線打浦橋站


喜歡幫主的介紹嗎?請到上海幫Facebook按個贊,或加幫主新浪微博:台北大衛。隨時獲取上海旅遊最新資訊!!

關於作者

幫主大衛

幫主大衛

旅遊作家。同時也是 上海幫 幫主與 一起泰 站長,常年旅行遊走於世界各地,風一樣的雙子座,永遠不知道下一秒在哪個城市出沒:幫主出巡臉書 | IG | Youtube | Padcast | 微博

幫主著作: 搭地鐵玩遍上海 | 開始在上海自助旅行 | 搭地鐵玩遍曼谷 | 在泰北發現天堂 |

本站累積小額捐款金額:167,731元捐助清單及收據

2 Comments

  • 我也在几年前无意中进到那座令我终生难忘的展览馆,当时拍了很多照片,可惜效果不是很好。当时遗憾,没有买他的作品画册。前年去上海,专程跑去想再看一次。可惜已经展去楼空。现在,我的微信封面就是先生的画作。不知道先生可否帮忙联系任老先生的女儿,我十分钦佩先生才情与风骨,很想能够收藏他的作品集。

留下評論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