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省份 壯遊中國 雲南香格里拉線 頭條

【中國|雲南】瀘沽湖探尋中國唯一的女兒國

幫主大衛
本文作者: 幫主大衛

前置閱讀:【壯遊中國】雲南之行全攻略(昆明 大理 麗江 香格里拉)

在麗江古鎮停留了幾天,接下來要去瀘沽湖、香格里拉(德欽縣),可這兩個地方,不但方向不同,而且都是山路,去一趟各要花費將近4個小時的時間!用地圖解說一下:

你看,麗江往東北是瀘沽湖,往西北則是香格里拉方向,最要命的是瀘沽湖與香格里拉之間沒有大型道路,只有山路,不但要用四驅越野車,不是當地的老司機根本不敢開,也就是說:你只能以麗江為中心,不論先去那邊,都要先退回麗江,再找交通工具前往另一邊。這個情況幫主並不陌生,當年在泰北旅行時,清邁、清萊、拜城之間的情況也是如此:

你看是不是很相似?清萊、拜城之間沒有交通路線,只能先回清邁再去另一邊。這就代表了清邁、麗江都相當於當地旅行的中心(轉運)點,在這樣的地方旅行就要妥善設計安排路線,今天要去瀘沽湖,你可以在麗江的客棧打聽包車或拼車,因為客運你可能搞不定(到麗江汽車客運站找前往瀘沽湖大落水的班車,單程70RMB),我的讀者就還是建議找『丟丟』了:【獨家推薦】在地旅遊達人『丟丟』旅遊諮詢服務。丟丟幫我約好了包車,直接到酒店接我出發,在車上司機大哥還一直跟我說:你就是丟丟的朋友喔?可見當地都知道丟丟的名號!開在往瀘沽湖路上有名的『山路十八彎』:

這山路比我們北宜公路九彎十八拐還厲害,真的要在地的師傅開車才比較放心。。。這裡同時也是張藝謀導演的電影『千里走單騎』取景地,司機會在這裡放大家下來拍拍照、上廁所,這裡也有不少好吃的:

這裡的廁所是這樣無門的喔!如果你有所顧忌,提醒你出發前就不要吃太多喝太多。。。哈哈哈!開著開著經過了一個地方:

『寧蒗』?我怎麼覺得這個名稱這麼耳熟?好像在哪裡看過聽過。。。

啊!!原來這裡就是寧蒗啊!!!!

我這才突然想起,2006開始我在上海工作時,就參與『助學』的活動,陸續的資助了三位當地小朋友(一位高中,兩位國中),他們就是寧蒗鄉的!後來這幾位小朋友成績都非常優異,有一位還在高考取得非常好的成績。。。沒想到,在因緣際會下,幾年後我竟真的親自來到這偏遠山區了。。。

一路上就都是這樣的景致,我們已經來到算是相當偏遠的地方了,這裡其實算是大陸相對比較貧窮的地區,也才因此有許多的助學、支教(志願下鄉教書)活動,可能因為連續的踩點實在太累,我在車上就已經感覺到身體不適。。。開著開著接近瀘沽湖:

在山路的最佳景觀區停下來拍照,然後進入瀘沽湖區之前會經過收費站,每個人進入這區要付100人民幣的門票費用。包車司機把大家分別送到各自的旅館,我入住的是『瀘沽湖昂月精品酒店』:

完成Check In之後,我就因為身體不適,被送到四川的衛生站去了。。。詳情:【中國|瀘沽湖】瀘沽湖昂月精品酒店

在旅館昏睡了一天之後,雖然體力才剛剛恢復些,可我沒忘記自己帶著踩點的任務,吃完早餐我就在旁邊租了腳踏車出門去繞湖了:

雖然沿著瀘沽湖騎車一路上有不少的美景,但是這裡的山路高低起伏,加上經過的車輛速度頗快,所以不是非常建議騎行啦,一般都是直接包車或是參加拼車的行程即可!(可諮詢住宿酒店或聯繫丟丟

這路況騎得我氣喘吁吁,大家真的不用這麼辛苦,還是包車參團舒服,幫主這種自虐式的玩法難怪會把自己操壞 @@!

沿著瀘沽湖邊,自然隨處都是湖光山色的美景,幫主這輩子見過的大湖大海真的很多,各有各的美,而瀘沽湖她有一種奇妙的寧靜感,看著看著心就靜下來了~~

瀘沽湖的面積有48平方公里,相當的大,像我們熟悉的杭州西湖才6.5平方公里,台灣日月潭僅7.93平方公里,所以又是一個不可能騎車完整環湖的地方,這裡甚至有砂石灘,感覺如同大海一般了。。。

瀘沽湖

瀘沽湖又稱永寧海、落水海子,是高原淡水湖,海拔高度有2,690公尺,已經算是相當高海拔了,所以很多人來到這裡需要適應一下,幫主在同一年也去了祕魯的『的的喀喀湖』,海拔3,800公尺!日後也會分享給大家。瀘沽湖橫跨雲南、四川兩省,周邊有多隻民族生活於此,最知名的當屬世界僅存母系社會的摩梭人,另外還有彞族、漢族、藏族、普米族、壯族、納西族等等。

整體來說,只要你能遠離遊客聚集的地方,瀘沽湖是安靜的。近年由於旅遊的發展,越來越多人從麗江來到瀘沽湖,所以湖畔也有了高級精緻的旅館及熱鬧的市集:

連個郵局都這麼文青風,然後如果你好好挑的話,也能入住非常有味道的客棧或酒店,瀘沽湖住宿查詢:Agoda | Booking | Hotelscombined

我從住宿的酒店,騎了一上午,只抵達大落水就完全沒力了,只好往回騎,大家真的還是參加當地的一日行程或是包車吧!下午在酒店採訪了Leo之後,傍晚約定的『摩梭人家訪行程』司機準時的到酒店來接我,直接前往摩梭人的村落。

神祕女兒國:探訪中國最後的母系社會

說實話,幫主本次來到瀘沽湖還真不是為了這湖光山色的美景,而是久聞中國最後的母系社會,就存在於此地摩梭人族群。所謂的母系社會顧名思義是以女性做為一家的核心,孩子是跟母親姓,一家之主也是女性,然後採行『走婚』制度。

『走婚』也可以說是最被外界感到奇特的制度。原則上摩梭人沒有明確的婚姻關係,在部落的篝火晚會中,如果女方看中意了那個小阿哥,就會在過程中摳男方的手心三下,表達心意。雙方如果情投意合,到了晚上男方會悄悄的到女孩的『花樓』(成年女性的房間)去丟小石子探門,然後不能走正門,要悄悄的爬樓進窗,同時把帽子掛在窗外,表示『內有約會,閒人勿擾』,約會結束後男方必須在天亮前再度爬窗離開。這樣的『夜合晨離』婚姻關係,就被稱作『走婚』。

這樣的夜合晨離的形式,白天男女雙方各自在自家生活與勞動,只有晚上男方才會到女方家過夜,有趣的是,當女方有了身孕,其實家人村人也都不知道孩子的父親身份的,孩子的生養都是由女方(媽媽與舅舅)負責,直到孩子滿月時才會由生父辦宴席來承認血緣關係。

聽起來似乎有點懸,顛覆了你對感情、婚姻的想法對嗎?其實如果你細心思考,會發現走婚制度更尊重女性選擇的權利,給予愛情較大的彈性及空間,許多學者都認為走婚的制度是更先進前衛的兩性關係。。。

這位就是今天向我們解說的摩梭族姑娘,他將向我們展示自家的『祖母房』。母系社會的摩梭族家庭中,祖母的地位最高,她住的房間也最神聖,客人入內必須左腳進、右腳出,而且不能拍照與攝影。。。


像這樣的帶遊客導遊摩梭文化,目前已經是當地旅遊經濟的一環,在她的帶領下我們來到了。。。

家門口擺著多年風乾的豬臘肉,這是僅有貴客節慶時才會食用的東西。

然後,每戶的門上都有『摩梭母系家庭。重點保護民居』的牌子,摩梭文化已經被重視與保護中。由於祖母房內不能拍攝,所以我取網路照片展示:

祖母房內大家席地而坐,聽摩梭姑娘告訴我們關於她們的傳統與故事。房間內有許多唐卡,我留意到拜得是”綠度母”,便問了一下小姑娘,她說因為綠度母是女性菩薩,因此母系社會的摩梭人會恭奉祂。房間一角有個一生只會進去三次的『生死門』,摩梭人在這裡出生,女人在這裡生孩子,離世也在這裡。

然後,摩梭姑娘會開始介紹”銀子”,摩梭人身上都有大量的”紋銀”,一生都與銀飾結緣,既能護身排毒,又能裝飾云云。說實話,我在大陸各地聽多了這樣的內容,這段在我在昆明才剛聽過呢!果不其然,接下來就會帶客人到『打銀房』參觀摩梭族男人工作的情況,敲敲打打著銀片,然後慫恿遊客購買。旅遊風險提示:除了上述的賣銀子,如果有機會建議你也不要體驗走婚,最後都是要給錢才能脫身的。幫主早年就在浙西就體驗過:【中國/KUSO】莫名其妙又結婚了?

延伸閱讀

一年後我與幾位旅遊達人參加了【中國|新疆】繞準噶爾盆地一圈的北疆七日行,行程中就有聊到摩梭人家訪的過程,他們都說沒有遇到推銷銀飾。然後我就懂了,達人們被旅遊局招待的行程與我們真正背包客走到的內容是有所不同的。真正要寫出實用且貼近真實的經驗分享文,還是要自己規劃設計全程!

延伸閱讀:【上海|攻略】常見詐騙與陷阱【旅行攻略】帶著正能量去旅行

好啦,接下來是吃飯時間,大家一起吃:

說起來真的很豐盛,口味也還不錯!吃飽喝足才能等到晚上的篝火晚會~~

在大廣場中,熱熱鬧鬧的篝火晚會開始了,摩梭人穿上了傳統服飾,為遊客們『演出』,讓我們能體驗一把當地的習俗。拍攝成視頻給大家看看:


活動結束後,司機在完全沒有路燈的道路中把我送回酒店,即將結束了瀘沽湖匆匆的兩天行程。隔天,再度請協助丟丟協助,準備拉回麗江,回程依舊是那彎曲的山路,其實是挺可怕的唷:

你看吧!遇到大片落石區!我們的司機馬上乖乖的請我們下車休息,等待工程隊的通知,而那些不熟悉當地情況的自駕遊客,硬是想衝過去,結果就是卡在路中間,危險極了!!

往來車輛都乖乖的停車等待,這也是這段旅程中的奇特插曲,所幸這落石的地方就在金沙江旁,意外的收下了這美景:

又是將近五個小時的車程才回到麗江,目前走一趟瀘沽湖真的蠻花費時間的,不過已經有高速路在建設中,相信未來會更方便些。比較可惜的是因為生病的關係,其實並沒有很全面的體驗到瀘沽湖的景點,像是格姆女神山、草海、走婚橋等等地方都沒能收下,只能期待下回再去囉!!

【瀘沽湖旅遊地圖】


喜歡幫主的介紹嗎?請到上海幫Facebook按個贊,或加幫主新浪微博:台北大衛。隨時獲取上海旅遊最新資訊!!

關於作者

幫主大衛

幫主大衛

旅遊作家。同時也是上海幫(shanghai-bang.com)幫主與一起泰(17thai.com)站長,常年旅行遊走於世界各地,風一樣的雙子座,永遠不知道下一秒在哪個城市出沒。

幫主著作: 搭地鐵玩遍上海 | 開始在上海自助旅行 | 搭地鐵玩遍曼谷 | 在泰北發現天堂 |

留下評論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