壯遊中國 幫主碎碎念 旅行三兩事 頭條

【壯遊中國】一方水土,八方人情

我們不是海賊王,我們是雪山王
幫主大衛
本文作者: 幫主大衛

人生就該有一場壯闊的旅行。

這是許多人的夢想,然而真正踏上旅途的卻沒有幾個,我們總是能用各種理由推延踏出舒適圈的第一步,所謂『壯遊』何必捨近求遠?世界上還有哪一片土地可以同時擁有多種不可思議的地形地貌,有超過50個民族,有截然不同的風土民情,橫跨最大跨度的經緯度,卻近在對岸?

於是,我展開了一段歷時數年,橫跨千萬里,永遠沒有終點的旅程。

江南

江南

作為一個背包客旅者,《徐霞客遊記》是奉為圭臬的聖典,其開篇第一章就是『遊天台山日記』,於是我由基隆乘船,抵達老家浙江玉環,一路走臨海、天台、紹興、杭州,直至上海,把富饒的天堂江南地區先踏過一遍。

緣著徐霞客的的步伐,造訪佛教天台宗發源地國清寺、五百羅漢道場天台山、杭州靈隱寺,這才發現一路上竟都圍繞著宗教主題,於是也特別造訪濟公位在天台的故居,如同湄洲媽祖一般,每年台灣都有進香團體來訪,兩岸同源,宗教是無須言語的心靈共識。

絲路

敦煌沙漠騎駱駝▲ 絲路上騎駱駝進沙漠中露營(【中國|敦煌】葛老大沙漠露營 )

想要體驗馬可波羅、張騫、玄奘當年橫越河西走廊的壯闊,隔年我從西安出發走上絲路。起點的西安是十三朝古都,遙想當年稱為長安的這座城市,可是中原最大的經貿中心,中西文化交流、各地商貿齊聚,現如今一條回民街,有著深刻輪廓的各民族人群提供著涼皮、泡饃、湯包、串烤等美食小吃,食物的交會融合永遠是族群之間最佳的黏著劑。

從西安搭火車一路西進,蘭州、張掖、酒泉、嘉峪關,直至敦煌,昔日地理歷史課本上的地名,終於不再是名詞,而是能夠親臨感受的土壤大地。在張掖的小村落遇到中文都說得不太清楚的青海回民,聽說我是從台灣來的,整個人眼睛張得老大,不可置信的念叨: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台灣人。。。在沿海城市處處都有台灣人生活工作,可這西北偏鄉小鎮,真的不容易見到台灣來的訪客。走到敦煌,一位看來與農民工無異的大叔,卻是人稱沙漠之狼的葛老大,曾經憑藉著出色的荒野探險能力,帶領日本人穿越羅布泊。在敦煌期間,葛叔葛嫂視我為家人般的招呼,讓我覺得在西北也有個家,四海皆兄弟原來是這種感覺。

從戈壁荒漠、月牙泉,出陽關,跨過了玉門關,來到佔了大陸國土六分之一的新疆境內,自烏魯木齊出發,繞著準噶爾盆地走了一圈,遠至譽為『東方瑞士』的喀納斯湖,在禾木村聽見圖瓦人『呼麥』,那聲音在咽喉與口腔之間迴盪,發出令人佩服的音域起伏效果,不禁讚嘆世界的奇妙。而對台灣人來說,更加印象深刻的是『距離』,新疆有45個台灣大,每一趟車程至少六小時,對我們來說,這時間足以從台灣從頭走到尾了!

香格里拉

茶馬古道沙溪古鎮▲ 【中國|雲南】茶馬古道上最後遺留的市集:沙溪古鎮

《消失的地平線》這本小說,讓香格里拉成為旅人終生追逐找尋的世外桃源,為了印證James Hilton筆下的烏托邦仙境是否真實存在,我安排了由昆明、大理、麗江、瀘沽湖,一路走到香格里拉,這一路上高海拔的地理狀況,對身心都是極大的挑戰。

瀘沽湖這大山之間,見識到中國唯一的『女兒國』,母系社會的結構下,外界難以想像的走婚制度,顛覆了我們制式的線性思維,深入瞭解更能體會因應時空環境而衍生出不同的生存模式,藉由接觸理解,不同文化亦能相互尊重共存。

走到束河古鎮時,遇到兩組台灣人,皆在大陸遇到愛,從此落戶在這遙遠的清靜古鎮中,過著一段不一樣的人生。他鄉遇故知自是分外親切,人生的際遇總是來得突然,緣分是沒有時空限制的。

在麗江古城中,我認識了來自上海的姑娘,她在瀘沽湖的篝火晚會中,與彝族的青年對上眼,進而相戀,從此離開繁華的上海,在偏遠的麗江經營特色行程規劃;而在一側落石,一側奔流的金沙江懸崖地形中,老司機安穩的將我送抵獨克宗古城,所落腳的客棧主人是一位研習佛法的藏族青年與漢族的女老師,當年因為援助偏鄉支教才成就了這段漢藏情緣。至此,我似乎頓悟了,所謂世外桃源,指得不是美景仙境,而是有愛的地方!原來,愛就是跨越一切鴻溝的無形力量!

東北

隨著列車一路向北,窗外的景致也漸漸的完全變成銀色世界

記得曾經看過一部電視劇《闖關東》,描述清末民初山東人離鄉背井前往東北發展的故事,那時我就想著也來闖一趟關東!於是由渤海之濱的大連出發,往長春、瀋陽、哈爾濱出發。

認識的大連朋友,聽說我來到東北,非要我上家裡吃頓飯。飯前他們問:你喝什麼酒?咱們這白酒、啤酒、私釀葡萄酒都有!我回稱自己不會喝酒,『來東北哪能不喝酒?不行不行,得喝得喝!』與朋友的家人第一次見面,卻如同老友般的被款待,滿桌的好菜,他們開心的說:『咱大連的海鮮都是渤海灣裡的,絕對扛扛的!來,試試!』

吃飽喝足,告別友人返回旅館的路上,我發了封簡訊表達謝意,收到的回覆卻是:『你們台灣人平時都這麼客氣嗎?』,『在東北如果把你當朋友就不用說謝謝,不然很見外。』瞧!直性子的東北人多麼率真可愛!

由大連搭乘高鐵前往哈爾濱,5個小時車程途經瀋陽、長春,直奔冰城哈爾濱。隨著緯度越來越北,這一路上窗外都是銀白色的世界,世界彷彿變成了單色的,這是在溫暖南方長大的我們難以想像的畫面,我不禁想起那一闕我最愛的詞:沁園春。雪:北國風光,千里冰封,萬里雪飄。望長城內外,惟餘莽莽,大河上下,頓失滔滔。。。今天總算是身歷其境了。

零下20度的哈爾濱,對於連雪都鮮少有機會見識到的台灣人來說,真是冷到骨子裡了!看著寬闊的松花江整個結冰變成民眾的大型滑冰場,手裡握著馬達爾冰棍的我,望著奇景發呆半餉,真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啊,截然不同的氣候條件下,有著全然不同的生活內容。深覺慶幸自己壯遊中華的決定,走出去才能看見不同,也才能反思自身的優劣勢。

天府之國:四川

▲ 【中國|四川】中國最美鄉村之首:甲居藏寨

古人云:『少不入蜀』,如今我年過不惑,該是可以去四川走走了。首站重慶,因為地形的關係,道路高高低低的起伏,因此有人說重慶是個『8D魔幻城市』,因為手機地圖只能呈現平面的路況,而重慶連建築、道路都是立體重疊的,我在扭曲的空間中不斷的迷途,真正瞭解到山城的結構複雜!

一首網紅歌曲『成都』,讓我決定要帶另一半去成都的街頭走一走,走到玉林路小酒館的門口,感受成都人的日常。實際來到成都發現整個生活節奏都慢了下來,聽聽戲、掏掏耳朵,中國宜居城市冠軍的成都步調令人輕鬆!

然而走出大城市,可就沒有這麼愜意了,踏上穿越山嶺的小西環線,一路上有高原、有雪山、有冰川,真正感受了一回蜀道之難!由千年前的水利科技奇蹟都江堰開始,深入四姑娘山,途經中國最美鄉村:甲居藏寨,在群山之間感受藏民的生活,在塔公草原這個菩薩喜歡的地方,聽著當地居民描述唐太宗時文成公主許配藏王,途經此地留下釋迦牟尼佛像,從此成為信仰中心。續前行沿著中國最美公路:國道318走,最為險峻的川藏段,卻也是景致最壯麗、最受探險者喜愛,山道路旁盡是祈福的『瑪尼石堆』(藏語『朵幫』,指堆疊的石頭),還能見到真正五體投地一步一腳印跪拜朝山的信眾。

就這麼轉著山抵達康定。從兒時聽到大,終於有這麼一天,我來到了跑馬溜溜的康定,看著溜溜的雲朵,心裡說不出的奇妙感受,這些年的旅程讓自己一點點的找尋到許多書本、歌曲、電視中的畫面!

路沒有盡頭

無數趟跨夜火車、與陌生人拼車同行、徒步戈壁荒漠、穿越峽谷、攀爬陡峭天梯、零下20度的冰城、炙熱乾燥的沙漠、海拔4500公尺以上的雪山冰川。。。大江南北走一回,方知地域之大,風土民情之差異,也才能放下自己侷限的視野,去感受傾聽不同族群的聲音、生活習慣,也藉此激勵自己用更寬廣的心胸看待一切,壯遊中國路上的每一步都是學習之旅。

大陸這麼大,還有太多地方還沒走到,我知道,不論是旅行亦或是人生,這段探索都還在持續進行中。。。


請到『幫主出巡』按個贊、新浪微博:台北大衛。隨時獲取世界旅遊最新資訊!!

關於作者

幫主大衛

幫主大衛

旅遊作家。同時也是上海幫(shanghai-bang.com)幫主與一起泰(17thai.com)站長,常年旅行遊走於世界各地,風一樣的雙子座,永遠不知道下一秒在哪個城市出沒。

幫主著作: 搭地鐵玩遍上海 | 開始在上海自助旅行 | 搭地鐵玩遍曼谷 | 在泰北發現天堂 |

留下評論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